音符與台詞 (23-Jul-2006)

經常有很多人問,當我與交響樂團演奏一首差不多一個小時的協奏曲時,是如何把這麼多的音符背下來?我都會回答“其實一點都不難,不知不覺很自然的就背下來了”。我在八月應中英劇團之邀,在話劇“廠出樂人谷”裡擔當客席演出,但除了拉一小段提琴的音樂外,還要與男女主角演一小段的對手戲,更要背三大頁的台詞。平常背慣了樂譜,但現在要背的是台詞,才真的讓我明白當別人問我關於背譜時的感覺。

其實在眾人面前講話,是種藝術,它講究講話的聲量、話句的速度和清晰及咬字的準確,還要臉部的表情和肢體的語言配合講話的內容,在演話劇時更要與對手相互交接以上各種的講話技巧,還要熟悉對方的台詞,才能做到相互相應,要做得好真的是一們學問。對我一個音樂家,在台上習慣了手上拿著樂器,只有一種的表演方式來說,真的有很多要去學的。看著那疊厚厚的台詞,我不禁也想問“你們是如何背這麼多的台詞?”,結果他們的答案其實跟我的也差不多,“其實一點都不難,多練幾次不知不覺很自然的就背下來了”。

在排練時,看著那些職業的演員們很投入在每一個細節裡,每句的台詞都加上個性化的演繹,更自然地配合各種肢體動作,並根據劇情的內容,在台詞間加上自己隨意的詞語,把整個劇情的氣氛玩弄在股掌之間。發現這其實跟音樂家一樣,在樂曲的樂句、節奏、聲量和風格上加上個人的特色和處理,把整首樂曲的氣氛為所慾為地掌控在自己之下。

表演藝術真的很有趣,又好玩!


梁建楓
香港管弦樂團第一副團長


Garip said: (27-Nov-2015)
You saved me a lot of haslse just now.

Name:
Email:
Comment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