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聽港樂 (21-May-2006)

難得兩個星期的假期,我做了自2000年加入香港管弦樂團來從未做過的一件事,那就是聽港樂自己的音樂會,或者你會覺得很驚訝,我每個星期都在裡面演奏,也不是都在聽嗎?但不說你不信,台上台下,身臨其境與置之度外,竟有天淵之別的效果。

在台上與樂團演奏的時候,因我的位子在最前面中間的地方,能聽到各聲部很清晰的演奏,但相反的樂團整體的融合度和效果就感覺不到了。正所謂居高臨下,耳聽百方,目明如鷹,這次坐在下面做觀眾,不僅讓我體會到局外人對樂團的見解,更可以從觀眾的角度來衡量自己日後在台上的表現。

平常日夕相對的團員們,在台下望上去是變得如此的細小,卻換來整體凝聚澎湃的效果。人多勢眾的弦樂,反而覺得可再多加幾分的凌氣和銳利、平常覺得聲大吵雜的銅管樂,反而覺得恰到好處,更期待低音聲部的大提琴和低音大提琴,能更誇張展現其深沈的專橫和霸道。但很失望地體驗到文化中心的音響結構,把樂團的層次感和清晰度打了個折扣。香港,什麼時候才會有個音樂廳像東京的山多利廳、維也納的黃金大廳、柏林愛樂廳............

看著一副副熟悉的臉孔,也留意到平常看不到的一些趣怪表情和坐姿,像看到某些男團員因褲管太短襪子太低而露出一節的小腿肉、全團起立時某些團員目滯疲倦的表情,相反的也看到因工作完成急待回家的興奮和衝動。平常都在看指揮的正面,看了一個晚上穿著燕尾服指揮的背面,感覺像一只在舞動的蟑螂............



梁建楓
香港管弦樂團第一副團長


Ashlene said: (07-Feb-2013)
It's always a rielef when someone with obvious expertise answers. Thanks!

Name:
Email:
Comment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