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rlin vs HK (27-Nov-2005)

一般人看職業音樂家們聚集在一起時,一定以為在討論高深莫測的音樂世界,艱辛的音樂技巧及廣闊無邊的音樂風格。當我看到一群律師或會計師在一起的時候,也會有同樣的感覺,複雜的案件過程或讓人摸不清的數據,和那些讓你自己覺得很沒智識更聽不懂的專業詞彙。
話說音樂乃無國界語言,而讓一群不同國籍的音樂家們聚集一起更並出火花,其實不是音樂,不說你不信,而是美酒,佳餚,黃色笑話,講女人(男人)。香港純弦和柏林愛樂團員在11月的聯合音樂會,就是我和他們3月在日本東京一起演出後,在清酒喝到半醉,驚歎神戶牛肉的美味,掙扎在鮮美的魚生和因Wasabe而眼淚鼻水失控之間,又研究日本女人們的皮膚為何能如此的美白,及盡情享受日本服務生的過份體貼服務...........為了在香港延續這些美好的時光,也碰巧柏林愛樂歷史性的訪港,造就了這次的合作姻緣。
但當音樂家們拿起樂器時,情形卻是顛覆性的逆轉。柏林愛樂在11月12日黃昏抵港後,即被“押送”到排練的場地與香港純弦進行第一次及唯一的排練。這些不愧為世界公認第一及百年老團的團員們,在秉持著優良的音樂傳統和豐富的見識下,吹毛求疵,一絲不苟,他們專注每一個細節,記錄每一個步驟和想法。他們對音樂的認真讓我深深地體會到,不是因為樂團的名氣,而是因為他們的敬業態度,才造就了柏林愛樂這塊金漆招牌。

當音樂會最後一個音在音樂廳逐漸消失後........

梁建楓
香港管弦樂團第一副團長


Akash said: (06-Feb-2013)
Boy that raelly helps me the heck out.

Name:
Email:
Comment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