漢堡的一天 (22-Jan-2006)

十三個小時從香港到慕尼黑的飛行,再加上四個小時到漢堡的轉機,其中三個小時是因機場跑道上的雪在零下12度下拒絕融化,並團結一致地結成凹凸不平的巨大冰塊,在候機室的落地窗望出去,看著一群工作人員及多輛的剷雪車,腦袋裡突然浮現出警方在驅逐示威人群的畫面,眼望著白茫茫的雪景,想到在香港經常看到黑漆漆的人海,不僅覺得白雪的淒美,也原諒了在屬於它們的溫度下為所欲為的固執。

漢堡交響樂團的樂師很熱情地接待我的到來,如果在香港有朋遠道而來,本地人一定會說“今天慶祝你來,我請吃飯”。而在德國他們則說“我們先去喝杯香檳慶祝一下,再去喝咖啡”。他們很早下班,下班後都會去喝咖啡,晚飯都會留給家人或情人,有朋友來也不會變。或者這點我應該學,每月可省下不少交際費。

在咖啡廳旁看到一家專門買德國肉類醃製品的店,觀感和味道都讓眾人不由自主地走了進去,各式各樣的香腸及肉製品讓我看得目不暇給,很多都可以即時食用。而最讓我注意的是一盤像人臉的大小、姆指的厚度並疊得高高的東西,在老板娘豎起姆指自豪地介紹下,才知道那是用油炸到像蝦片一樣脆的豬皮。朋友說今天是我的幸運日,因為不是天天都有,一定要嚐嚐它的口味。我們在咬著油炸豬皮,並談論各地美食,其中一個老音樂家高談闊論地發表他對食物的見解,大讚德國的食物很健康,覺得中國菜也很好吃,但有點太油膩……….

我看著手上那片不是天天都有、像人臉大的漢堡油炸豬皮,其實心裡想著我家裡的至愛,還有小南國的阿婆燉肉、北京樓的毛家肉、綠揚村的豆結紅燒肉………

梁建楓
香港管弦樂團第一副團長


Sabrina said: (27-Nov-2015)
And to think I was going to talk to soemnoe in person about this.

Name:
Email:
Comment: